今天是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歡迎光臨本站 阜陽市融資擔保合作協會&阜陽市小額貸款公司協會 網址: www.uxhpry.live

行業動態

優化金融服務結構應是金融科技發展重頭戲

文字:[大][中][小] 2019-6-24    瀏覽次數:33    

    “必須繼續牢固樹立以客戶為中心的經營理念。”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強調,當下,借助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信息科技,中國金融機構技術能力不斷發生革命性變革,產品開發速度日益接近國際先進同行,“但真要做好金融服務,建成世界金融中心,最要緊的始終在于要把客戶利益和關切放在第一位。”

  將客戶利益與關切放在第一位,打破金融服務供給與需求的失衡關系,切實服務于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或是當下金融科技發展的應有之義。

  “金融科技的發展并不是漫無邊際的,還是要回歸到如何更好地服務客戶,特別是傳統金融原來無法服務到的小微、‘三農’等客戶群體,這才是金融科技發展的正道。”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謹防“被泛化”危險

  “金融科技在中國方興未艾,但是必須注意,不要讓它走到前幾年互聯網金融的老路上去。”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

  金融科技的發展要提防“被泛化”的危險。曾剛對此也認為,“金融科技的發展需要圈出一個合理的范圍, 而不是借助金融科技的手段達到短期盈利的目的,對客戶進行一些不合理、不合適的服務。”

  此前,一些金融產品服務披著金融科技的外衣,實際上則是對一些并沒有合理實際需求的客戶進行過度放貸等服務,造成了一些極端的“現金貸”“消費貸”等行業亂象。

  造成這種情況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金融機構以往注重以投入產出比的財務視角衡量產品價值,產品創設和經營策略往往陷入“以產品為中心”,而非從客戶實際需求出發,盈利高的產品過度營銷,而盈利低但客戶真正需要的產品需求往往得不到滿足。

  業內人士分析,這種矛盾集中凸顯了金融服務需求與供給存在結構性失衡,實際上就是銀行傳統的服務理念、管理方式與不斷進化的客戶行為習慣和金融需求之間的矛盾。從根本上講,是銀行未能與時俱進、因客戶而變、忽視客戶體驗這一商業模式底層基礎的結果。

  “金融科技是手段,不是目的,商業的終極目標和底層邏輯依然是客戶。從需求端的客戶體驗入手,推動金融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勢在必行。” 招行行長田惠宇表示。

  聚焦服務金融供給側改革

  金融科技不能成為泡沫,而是要解決“真問題”。那么,金融科技需要解決的“真問題”是什么?

  “充分利用金融科技的優勢,根據客戶需求特征、風險特征,構建更好的業務模式、提供更適應的產品,提升金融供給覆蓋面,以此解決金融供給與需求結構性失衡的現象。”曾剛表示。

  “通過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提升整個金融業的信用基礎,為監管當局提供各種各樣經濟活動的流轉軌跡,讓所有的金融業參與者能夠非常準確、及時地表達自己的偏好。此外,要能夠降低金融服務的成本。”李揚認為。

  事實上,金融科技發展的初衷是能給客戶帶來更好的消費體驗,能讓更多人、更方便快捷的享受到金融服務,實現普惠金融。正因如此,金融科技也成為當下銀行業踐行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基礎。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即是要解決金融供給與需求不相匹配所帶來的結構性失衡,一項重要要求就是服務此前沒有服務到位的小微、‘三農’等客戶。根據這些客戶風險特征,改進風險管控模式和業務運行模式,金融科技顯然是一個可以提供基礎便利的條件。”曾剛表示。

  眾所周知,以往因為很多小微普惠客戶具有“小、快、頻、急”的需求特點,存在傳統金融服務運營成本高、風險成本高的問題。在傳統方法行不通的情況下,金融科技可以起到一定作用,通過大數據方法、互聯網渠道,使信息獲取更全面、更及時,從而能夠降低經營成本、風險成本,觸達以前無法服務的客戶。

  從實踐來看,金融科技在推動普惠金融層面上已經取得了比較大的進展。比如微眾銀行推出的全線上產品“微業貸”,正是在基于互聯網與大數據的優勢下,服務民營小微企業超過50萬家,戶均授信金額僅為傳統銀行小微貸款的10%,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客戶群體無任何企業類貸款記錄及個人經營性貸款記錄。

  加快開放進程

  金融科技不只是手段,也是一種立體的互聯網思維、文化和價值觀。客戶本源和商業邏輯的變化,要求商業銀行與時俱進地思考應對之策。

  專家認為,在金融智能化、數字化趨勢下,共建開放生態逐漸成為一種共識,“以客戶體驗為中心”,也要求銀行從客戶思維轉變為用戶思維,重新定義金融服務的邊界,將封閉的金融服務體系改造成開放式、場景化的服務生態。

  “如今開放銀行已是大勢所趨。金融機構自身在解決‘信息孤島’問題方面,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做好。”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從有些金融機構內部來看,還存在著部門之前系統相互獨立的情況,每個部門都掌握了一套數據,比如信用卡部門是信用卡的數據,公司業務部門是企業客戶的數據,而相互之間往往是割裂孤立的。

  同時,“信息孤島”的問題還更多體現在金融機構之間。由于客戶數據是金融機構的重要資源,是其安身立命的基礎,金融機構間共享數據存在較大困難。

  解決這一問題的一個啟發是,英國在2016年開始制定了開放銀行的監管框架,強制要求前9家銀行開放一些接口,建立與采用統一的開放銀行API共同標準,提供給授權的第三方使用。

  不過,專家同時強調,伴隨金融科技的發展、開放的進程,數據采集、保護等法律法規亟須完善,這是一個重要的基礎。

  “對數據的采集可能涉及個人信息泄露、數據權屬、數據交易、數據濫用等一系列問題,特別是因個人信息泄露,容易產生推銷騷擾、金融詐騙等問題。這就需要盡快完善數據保護方面的立法,明確大數據的采集標準及使用界限等,妥善保護個人隱私。并且,之前討論很熱門的‘大數據殺熟’等問題,也需要進行約束。”董希淼認為。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網站首頁

通知公告

協會會員

政策法規

行業知識

信息交流

協會簡介

留言咨詢

聯系我們

英雄联盟宇宙